前企划用博客
角色-片江和尊
 

大家好我是片江……好久不见

一年过去了!感觉真的好快啊……暑假想把片江的故事给补完,了却一桩心事……

人与人的关系,大多是相似的。而我们所做的,大多也只是重蹈覆辙。


查看全文

 @Sunshine 

夏夏生日快乐!

我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画了一整天我还是没有配好色结果画了个黑白;w;本来想好好画一张的……而且画的我自己都想问“你谁”(

因为自己没有女儿又想画洋装完全是在满足私心不好意思(土下座

在企划能遇到夏夏真的太开心了,虽然我还没跑完呜呜呜,打字打着打着时间又过了呜呜呜我实在是(((

其余的表白等我互动里说!(

再说一句生日快乐!学习和画画都要加油啊!爱你♥

谢谢阿灰呜呜呜呜(瀑布泪

爱你!!!谢谢!!!!!两个蛋糕我都吃掉!

16號方舟:

晚了幾天的祝福! @完全操作 


片江!尊哥!誠哥(?)!
生日快樂!!!!!!!!!
我送你兩個蛋糕!(不需要)


哇有很多話想講,總之是很開心認識你喔!

第一次玩企劃、第一個遇到的人就是你呢!
很慶幸初次就遇到像你這麼好的人!
沒有你和夢遊老師跟我一起玩的話,我覺得我沒有辦法玩這麼開心玩這麼久。
你是一個很貼心很溫柔的人,可以開玩笑、脾氣也很好。
你之前安慰我的時候,真的讓我在螢幕那邊哭出來了。

應該推薦大家都應該擁有一個片江當朋友2333(安利屁)

希望你可以一直開開心心的,然後所有的事情都一定會順順利利的。
祝你生日快樂,新的一歲也要平平安安的。有機會會去找你玩!
>3333<好喜歡你阿!!

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你们!!!

巨型充气娃娃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

老朋友我也敬你一杯啊!谢谢三个小天使XDDDDDDDDD

立面溶解:

祝巨型充气娃娃片江20岁生日快乐(´艸`*)老朋友我敬你一杯

和神功老师和XX绘茶一起合画了点毫无良知的贺图  @完全操作 

P3是我们的良心神功老师画了个帅脸,结果被XX加上了血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(

艾特同伙  @X X。  @16號方舟 

-

是说想绘个茶也太艰难了,试遍了所有网站也没哪个能三个人都不顿卡的,全程好虐……

STEP14 阳光


连载恢复了(大概)国王游戏那边我卡封面了XSK先更了主线……

在方老师那篇之前,算是个铺垫吧。之后再接NTR现场(活动手指


出场人物:

片江和尊

南崎夏    @Sunshine 


—正文—


一转眼,暑假已经过去大半,开学前的合宿即将开始了。这么说来学校的学生们也很久没见了。出发前一天的晚上,片江整理着行李,阅读着旅行指南。哥哥帮他清点着最后一次,随口问着:“当老师真好,还有寒暑假。”

“嗯。”片江把小册子放进箱子里,“不过合宿感觉很有趣的样子。”

“有趣?……从你嘴里听到有趣这个词可不容易啊。”哥哥瞟了一眼正在关箱子的片江,“去海边合宿可能要照顾女学生哦?沙滩边还有很多女孩子的泳装哦?你能面对她们吗?”

“能的。”大概。

“话说你这么确信自己的女性恐惧症已经治好了,干嘛还继续当老师?教完这个学年就找个赚钱的职业吧。反正你也不喜欢和一群人每天呆在一起。”

“嗯……”片江抬起头,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“我觉得这样挺好的。”

“怎么?”哥哥饶有兴致地挑起眉,看着片江。

“我还有些事没有确认,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……我需要去见她。”

“祝你玩的开心。”哥哥笑了一下,“别忘了带礼物回来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
出发当天下午在学校集合。

片江特地打扮了一番——对于以前的他来说。当然这身装扮也让他很不自在,但好在让他自我感觉更良好了一些。他依次和理科组的同事们、经常一起喝酒的朋友、给自己很多帮助的前辈们、自己教授的学生们打了招呼后,终于见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。

她在花花绿绿的人群中或许是很普通的一个,就像漫天繁星中的一颗一样普通,但对于片江来说那一定是最亮的一颗,甚至就是月亮——不,其实是太阳,掩盖了所有星体的光芒,驱散了所有的黑暗的寒冷,将光芒满满地照射在自己身上。

“中午好!”片江看见她向自己招手,同时传来和她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声音。

片江和她打着招呼,拘谨地笑着,提着行李箱的手还在发抖。然后他看见她继续和身边其他人打着招呼,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错开了。

他多希望,太阳的光芒只照射在自己一个人身上。


片江在水吉学院开始教书至今,已经过去两个半月了。

他收获了太多太多,但还没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。


在飞机上,他和乘务员交谈着,和女同事们聊着天,丝毫没有不安和恐惧。而在和南崎老师目光相接的时候,他却觉得心跳漏拍一样,感到紧张——那种一直以来都有的,从未退却的恐慌。

女性恐惧症并没有消失——但那成为了只属于她的反应。不是对女性的恐惧,而是对于她的恐惧,对于自己的恐惧——反复的犹豫的心情、想隐藏的爱恋、深入到骨髓的不自信。

……这算哪门子的痊愈啊。

片江叹了口气。


下飞机时,片江碰巧走在了南崎老师旁边。片江打了个招呼,就没有继续看她了。

“还在紧张吗?”南崎老师笑了笑,“脸又红了呢。”

“嗯……嗯。”片江清了清嗓子,什么都没说。

“就当是训练的一部分?”

片江低着头。即便如此,对于身高较低的南崎老师来说,他窘迫的神色仍旧一览无遗。

两个人并排走着,沉默着。南崎老师一直静静地打量着片江,而片江只是低着头闷头走着。一边责备着自己的无用,一边想着有什么能说的。

“上次的伤口恢复得很好呢,没留下什么疤痕。”

“啊,那次包扎……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谢~”南崎老师笑了笑,“以后小心点就好了。”

片江看了一眼南崎老师了一下,然后轻声说:“我帮你拿箱子吧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“就当是谢礼吧。”没等南崎老师回答,片江就有些强硬地从她手里抢过了箱子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即便如此,南崎老师的回答也没有显出一点尴尬。

片江没有看她,轻轻地摇摇头。


片江跟着南崎老师,一直帮她把箱子拎到南崎老师的房间外面,然后道别准备离开。走之前,他听到同房的女学生对南崎老师半开玩笑地问,片江老师是不是喜欢你啊。

南崎老师耐心地解释着,是因为之前帮过片江老师,这是片江老师在还礼。

片江向自己的房间走着,身后解释的声音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他到了自己的房间,放下箱子。

神宫司老师和梦游老师看着片江,异口同声地问:“刚刚干嘛去了?”

片江看了看其他几位室友,没想好怎么掩饰。可没等他回答,两个人都给了他一个眼色,然后各自干自己的事情去了。其余的室友看了看片江,也没多说什么。

片江打开箱子,整理着自己的行李,慢慢地回忆着,思考着,然后发觉自己的行为在旁人看来简直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。而南崎老师的解释……她是真的不知道吗?还是对自己的一种暗示……片江想到这里,停下了整理的手。

或许从很久之前,她就发现了吧。只是她善意地没有拆穿自己拙劣的掩饰,蹩脚的理由。而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则在一边沾沾自喜,想继续这样一段莫名其妙的关系。

自己的年纪比她小了好几岁呢。说不定在她的眼里,自己的心理就像幼稚的小孩一样显而易见。

如果发觉了也没有明显地表示,则只有善良这一个解释了。

自己只是被她的阳光照耀着的一个人而已。一个普通的人而已。


他回忆起了花火下她的话语,她形容自己喜欢的人时的语气,展现出来的温柔的表情。

而那并不属于自己。


——明明一切还没有开始。片江在自己心中说着。明明还没有开始,经历了这么多,可是什么都还没开始。

——如果这样的话,还有什么好隐藏的呢?

拐弯抹角的游戏已经结束了。在这同样的阳光下,正大光明地去竞争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荔枝人想说:

封面这么草真不是我本意……本来想好好描个线,调色的时候手贱合并了还保存了我实在是蠢……哭瞎……下次我认真画(跪

后面我还要连着更两篇!我要一个人飙之前没飙起来的车!

方老师等我来打架啊(撸袖管

摸了夏夏……辛苦啦!
方老师别跑啊,下班后小树林见^^

Sunshine:

接方老师的这篇~

说好的飙车 拖这么久真是对不起啊啊!

方老师的衣服没有还原…………对不起呜呜

放假懒癌侵袭+作业成堆=完成度低下

而且感觉没什么内容啊……【摸下巴

小江江越来越帅了 我都画不来了【x

  @五月八號 @完全操作 

【靠刚刚又发错博……

片江和尊合宿的服装。

过了三个月了,头发也长长了!(其实就想画点不一样的……结果画完自己都想问“你谁”)没穿格子衬衫对不起,我抛弃了理工男的尊严(土下座)不过没事他箱子里里应该都是格子衬衫()除了衣物还有一两本书。

在海边的时候不会下水玩,但是会看着学生,会去救溺水的学生(或者老师)。衬衣里面是背心。

睡衣就是T恤短裤。

再感叹一次终于画完了……剧情走起!

國王遊戲 Round 1.

我……我来打头阵,一色老爷等我(

方 蘅蕪:

*試試定時發布
*說到合宿,國王遊戲鬼故事跟打枕仗是不動鐵三角(


--


颱風天。


六個男人窩在房間裡,扣除睡得香甜從沒起來過的能登大介,剩下的五個人時睡時醒,醒了就看看窗外的狂風暴雨、睡了,不久之後也會醒來,就像打地鼠一樣,這邊倒下一個,那邊就起來一個。
好不容易熬到晚上,大家卻是怎樣都睡不著了。
這時,也不知道是誰,說:「既然睡不著,那麼來玩遊戲吧!」
眾人正閒的發慌,便群起響應。
這也是他們在這場合宿裡,犯下最嚴重的錯誤。


國王遊戲,最普通的玩法就是用一副撲克牌挑出K與相對應玩家人數再減一的數字牌,抽到國王的人,可以隨便指定多個號碼去完成他的指令。
於是,霧之旅舍17號房,開始了最漫長的一夜。


國王遊戲第一回,國王:方蘅蕪
方蘅蕪將代表國王的黑桃K放到榻榻米上,推推眼鏡,環顧眾人,笑著說:「阿,是我呢,不好意思。」
下意識的將手上的牌藏好,神宮司表情凝重,出自過去跟他玩國王遊戲的經驗,這傢伙,絕對是最惡劣的國王。
「就請方老師下命令吧。」
與之相反的,橘秀臣拿出棒棒糖,隨手將牌放在一邊,漫不經心的撕起包裝,看著他這樣的舉動,神宮司都想衝上去幫他把牌收好。
國王遊戲最忌諱的,就是讓國王知道你的號碼,尤其現在是一個惡劣的國王。


「好,」方蘅蕪打開剛買的綠茶,倒進塑膠杯裡,說:「那請11號將這杯茶送去給等一下打開門後看見的第一個人──」
某人迅速低頭看了自己的牌,偷偷鬆了口氣。只是這樣的命令,還好還好。
「──然後,」頓了頓,國王繼續他剛才沒說完的指令:「尾隨那人回房,接著敲房用『特殊客房服務』的小姐口吻,請他喝下這杯茶。」


片江和尊現在想把這張代表11號的J狠狠拍到方蘅蕪臉上。




--


片江老師,請,開門見客(。


神宮司@16號方舟
橘老師 @碘钟反应 
大介老師 @☞大介⊂( ˆoˆ )⊃荻 
夢遊老師 @望山跑死馬 
片江小姐 @完全操作 

查看全文

大家好我是好久没更新欠人一堆还二皮跳票的片江(。

听说有人想写我就发了!

估计是不同程度的夸奖到不同程度的负面形容(

查看全文

STEP 13 毒药

回卡米尔的见义勇为救同学

我还没找到板子的线,封面先欠着,找到了再补……跑了跑剧情等合宿飙车!


-正文-


暑假也开始了一阵子了。片江享受着清闲的暑假,偶尔也去路上逛逛。偶然间看到了有小混混在欺负自己的学生,当然仔细询问之后发现了是小混混在被欺负,片江倒是安心了不少。

放走了小混混之后,片江和学生聊了聊,然后正想谢谢的时候,发现眼前的人的异样。

“你不是水吉学院刚入学的转校生……?”

片江打量着眼前穿着洋装的少女,露出复杂的表情。而少女也惊慌失措起来,没有说话。

“啊,对了,是外国人……可能还没法说话吧。”片江思考了片刻,“总而言之还是谢谢你。没事就好。”

“谢谢你,也谢谢老师。”被救的揪葵对着两个人都鞠了个躬,然后望向外国转校生,“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“卡米尔。”

看来这个程度的日语还是听得懂的。

“谢谢卡米尔同学~”揪葵对她招招手,“那我有事先走了!之后有空再好好聊聊!”

“拜拜!”卡米尔对揪葵说着。

目送着她离开后,小巷里只剩下两个人。片江和卡米尔对视了一阵子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把一个外国女孩子放在这里也不太好……片江想了想,然后打着手势说着:“你住哪儿?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

卡米尔摇摇头,艰难地说出了一个字:“不。”

片江受挫地点点头,还是带着卡米尔出了巷子。两个人准备在巷子口准备分别,片江向她挥挥手,然后继续一个人向前走。


刚走了没几步,片江觉得自己哪里有点不对。他拍了拍自己的脸,然后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心跳,呼吸和皮肤的温度,发现的确是出问题了……刚才和女孩子接触,自己居然没紧张?

他想也没想,就回头去找卡米尔了。

“卡米尔同学!”

他本想确认些什么,但追上卡米尔后,看到的居然是卡米尔叼着一根香烟的样子。两个人看到对方都僵住了。这样一个穿着洋装的,可爱的少女,居然嘴里叼着烟。片江花了几分钟来确认眼前的事实。

由于惊讶,片江一时忘记了找卡米尔要干什么,只是愤怒地拔下她嘴里的烟:“你居然吸烟?还是在这种公共场所?”

卡米尔张着嘴看着片江,可能也是没有料到片江会回头追上来。

“未成年人是不能吸烟的!我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,但我相信哪个国家都是禁止未成年人吸烟的。”片江把烟按灭了,扔进了垃圾桶,“吸烟对人的危害你应该很清楚吧?何况还是在生长发育的未成年人,你要对你自己负责。”

卡米尔有些茫然地看着片江,似乎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片江盯着她,继续严肃地说着:“而且在公众场合吸烟,二手烟也会给他人造成影响。最基本的不给别人添麻烦你应该要懂才对,这是日本的规矩。尼古丁的化学性质,需要我这个化学老师来一条条告诉你吗?”

卡米尔看向一边,没有回答,不知是没听懂,还是故意装作没听懂。

“女孩子为什么要吸烟?把嗓子吸坏了,牙齿也弄黄了就好了吗?”片江叹了口气,“在彻底成瘾之前戒掉吧。”

“别管我。”

片江怀疑自己听错了,用讶异的眼神看向卡米尔。“你是我的学生,我可是要对你的未来负责的。”

卡米尔向片江做了个鬼脸:“多管闲事的大人。”然后扭头就跑掉了。

片江没费力气就跑过去了,然后拉住了卡米尔的手臂:“你想跑到哪去?”

“回家。”卡米尔回头看了眼片江,然后甩开他的手。

“那好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我要和你的监护人好好谈谈。”

“?!”卡米尔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。

片江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走吧。”


虽然感觉卡米尔非常不情愿的样子,但好说歹说,片江还是跟着到了卡米尔家。和她的妈妈反映了一下情况,家长也答应了加以管教。当然听说她还会唱歌之后,片江更在一起她的嗓子了。当然最惊讶的还是卡米尔换好衣服下楼时。

“……你是男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……原来我没紧张,是因为他是男的。

片江有些丧气,但还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继续说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别让我下次再看见你吸烟。我会让你罚抄尼古丁的性质五百遍。”

“好的。”如此回答着的卡米尔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。

片江有些担心,但还是离开了。回家的路上,比起担心卡米尔,他更担心起自己的女性恐惧症是不是痊愈了。如果卡米尔是因为他其实是男性的话,那和他妈妈的谈话没问题,就应该还是痊愈了。

片江不可置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脸,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个好消息。当然,如果真的痊愈了,片江有无论如何都想告诉的人。

——首先是他哥哥。

当他推开家门,高兴地和哥哥说的时候,哥哥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说:“那你继续回化妆品公司上班?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。”片江的好兴致都被说没了。

“那你就继续当老师咯。”哥哥一边做饭一边说,“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对女学生下手了。”

“……你在开什么玩笑。”

“知道我是开玩笑就好了。吃饭了,来端菜!”


吃完饭之后,片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依旧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。另一个无论如何都想告诉的人……就是南崎老师了。他握着手机,想着怎么组织语言告诉她。

写好一大段,删掉,又写好一大段,又删掉,然后写了一小段,还是删掉了。片江把握不好措辞和语气,不知道怎么才能显得自然。还是说直接打电话告诉她比较好?这种程度的事情需要打电话吗……?

片江放下手机,叹了口气。

……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吧。不然他们之间以治疗女性恐惧症为由的交往,就要结束了。之后就只是普通的同事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关系了。

那样就意味着真的结束了。

片江闭上眼睛,咬住了嘴唇。还是就这样继续下去吧,尽管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是在耍诈,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法公正公平地继续下去了,他渴望胜利。去除了女性恐惧症这个障碍,片江觉得自己没什么好畏惧的了,现在他只需要前进。

能不能成功,是另外一回事。现在的目标,只是近一点,然后更近一点……直到能到达她的心里。

虽然这样想着,但片江还是想象出了南崎老师为了自己的痊愈,而发自内心高兴的样子,不免一个人偷偷笑了起来。

——想要让这样可爱的她,成为自己的东西。片江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罪恶的、自私的想法,这样想的自己简直不像自己,就像被奇怪的毒药夺去了心智。但事到如今,片江已经习惯。

没有办法,这就是无法抑制的,爱的答案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荔枝人想说:

欠了卡米尔这么久对不起(土下座

然后我的二皮退了,因为开学了事情比较多,实在是带不起了……不过场外大概还会有一些互动,如果不介意的可以把人际留着,真的对不起(再次土下座

九月了开学了要好好做人了……坐等合宿。跑了跑剧情,后面我真的要飙车了!信我!我真的要飙车了!!再也不虐了!

股东们等着喝我们的喜酒!(x

查看全文
© 三日坊主 | Powered by LOFTER